绾若一

杂食动物 佛系更文

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一杯奶茶西米露:



短篇写手没见到过催更这事儿…不过薛定谔的读者我倒是经常见,有的圈还特别多…唉,心累




免庖丁:







1. 平时不留言、不点赞、不推荐,只有催更时出现;
2. 催更时只写“催更”、“什么时候更”、“多久更新”,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
3.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出现从未留言、点赞、评论过的ID:“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薛定谔的读者;
4. 石墨挂了,蹭蹭出来一堆留言:“挂了” “求补档”,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








以上允许转载。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记梗一个想不出名字的沙雕生子文(麻烦大家给取个名字好吧)

      假设润玉是荼姚和太徽的孩子,锦觅与润玉一早相识,旭凤是荼姚的侄子。两人自小就订下婚约,奈何润玉是个直男(他自认为)心中只有想勾搭干妹妹锦觅和上元仙子。没想到和一切都被小心眼且占有欲极强的旭凤得知,也不知从哪听来的浑话,说什么一旦给自己生了孩子,那个人的心就一定会被自己牢牢抓住。
      于是旭凤就从一个不知名的仙子手里拿到了生子丹,晚上回去给润玉服下,开车,
      过了几个月,润玉一直没有动静,旭凤以为自己上当受骗怒气冲冲的找到那位仙子,却被仙子一句话点醒,飞速的回到润玉的住处,发现润玉是隐瞒了孩子的事情。于是。。。。








然后两人成婚,过上了三年抱俩的没羞没臊的生活


[all叶]所以孩子是谁的(17)完结篇

ooc预警
烂尾预警
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此章完结后,会沉寂一段时间,在这期间,一定会充实自己的文笔,吸取前辈的经验。还请大家不要放弃我啊~
伪链接如下↓
http://t.cn/Eh76s02
真链接见评论
麻烦大家了,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

[all叶] 所以孩子是谁的(16)

ooc预警
完结倒计时
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伪链接如下↓
http://t.cn/EPsBpLh
真链接见评论

吃蛋后续(今天我们都是助攻)

ooc预警
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原文可以从一只胖虎大大的博客里找,也可以直接从我的博客里找到。在此感谢胖虎大大能够给我机会让我续写  @一只胖虎

正文

 “你就这么恨我么?”
  “润玉,你好狠的心啊!”
  “你恨你怨为什么不冲着我来,你怎么能…怎么能,把我们的孩子…”旭凤说不下去了,眼泪掉下来,握剑的手颤抖的几乎拿不住。
  润玉:要不你还是死了算了。
      润玉因产蛋一事,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怎么会轻易放过如此机会。便假装故作坚强对旭凤说:
      “我亲自产下的蛋你吃着可还觉得身体有所恢复?”
       一旁路过的岐黄仙官助攻似得说道:
       “魔尊殿下,您可真是苦了我们天帝了,若不是您受伤需要那味异常珍贵的材料,我们陛下又怎么能。。。。”
        “够了!”
         岐黄仙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润玉打断了,原因非常简单,说多错多容易露馅。
      “既然魔尊的病已经好了,那就请回吧”
       说完润玉便红着眼眶,转身进了璇玑宫。
       旭凤一愣,也顾不得其他。就要追过去拦住润玉。却被璇玑宫的侍卫拦了下来,旭凤正要硬闯,却听到有人在叫他。回头一看竟是锦觅。
       只见锦觅手里捧着一堆补品,摇摇晃晃的向这边走来,嘴里嚷嚷着:
      “哎呦,凤凰幸亏遇见你,快..快点帮我把从花界带回来的补品拿一下,我一个人实在不行了。”
       旭凤心里有一种预感,问道:
      “这些补品都是给润玉的?”
       单蠢的锦觅,点了点头。
       旭凤又问:
       “为什么要送补品给他?”
       锦觅反问:
       “你不知道吗?哦,对了,你受伤了。小鱼仙倌为了救你把自己龙蛋,都煮来给你吃。我听小鱼仙倌自己宫里的仙子私下跟我说,小鱼仙倌每天都要产一枚蛋。每次产蛋的时候都会不舒服,难受的变回原型。对了还有我听偷偷如果凡间的精灵说过,生孩子就是从鬼门关走一趟,小鱼仙倌产蛋应该跟生孩子差不多吧?所以我今天才拿了这么多补品来。”
       锦觅的话像利剑一样直戳旭凤的心房,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冲进璇玑宫,可是他不敢,他怕润玉怪他、恨他,更何况他现在根本也进不去。
       难得有些智商的旭凤失魂落魄的回到魔界。
       锦觅见旭凤一副丢了魂的样子,也不敢叫他,只等旭凤走远才摇了摇头嘀咕道:
     “这凤凰该不会是中邪了吧?哎呀不管了,我还要去小鱼仙倌呢。”
       这边。
       回到宫里的润玉,正盘算着怎么圆谎,突然听到门外旭凤和锦觅的声音。
       听完两人的对话,润玉顿时豁然开朗,觉得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锦觅一说,旭凤指不定会胡思乱想,到时候旭凤定会觉得此事是他对不起自己。以他的性格,一定会觉得自己恨他,便会找那些狐朋狗友出主意,不出三天一定会跪在自己宫门口负荆请罪。”
       不得不说我们的小鱼仙倌真是神机妙算啊~只是~
       果然三天一过,旭凤便跪在殿门口,只是润玉刚出门口正打算无视旭凤,出门的时候。。
       润玉腹部又开始一阵坠痛,开始还只是坠痛,润玉还能勉强自己不叫出声来,后来又变成绞痛,一会儿又没了感觉。润玉心道不妙,转身就要回宫,不料旭凤拉着润玉的衣袖,红着眼眶看向润玉,嘴里轻声唤着。
       “兄长”
        旭凤小心翼翼的姿态,润玉也无福欣赏。刚一转头还没看清人,下半身就变回原型晕了过去。
       旭凤赶紧起身抱起润玉放到床上,手刚从润玉身下抽出便摸到,一颗白花花的蛋。
       旭凤还未来得及欣喜,便感觉到自己手中的蛋是死物。旭凤心中疑惑不解
       几经查探,便知道,大家说的跟自己理解的根本不是一个意思。
     “可是兄长为什么这么伤心呢?”
     “莫不是觉得屈辱?”
      “不可能啊,我家兄长断不是那般心中狭隘之人”
       如果润玉现在醒着,大概会气的脸都发绿说到:“我就是那般狭隘之人”
       可是他没醒啊~
       这个问题让旭凤百思不得其解,本想留着等润玉醒了亲自给自己解惑。
       结果隔天润玉醒来之后,就被某只凤凰压在身下。
        据璇玑宫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仙子说到。
        “那天还是白天,当时我正端着糕点送给殿下,想让他先吃点东西。结果到了门口,好像听到二殿下跟我们殿下说什么要个真的之类话,我们殿下还叫二殿下滚出去”
        啧。
        让我们祝二殿下幸~福~🌝
      至于旭凤的问题早就被他自己抛诸脑后。。。

      
      
      
        
       

  
                          

吃蛋(这个蛋好漂亮哦)

一只胖虎:

  一个沙雕脑洞,接上篇设定衍生的,但是不能连到一起,是独立的两篇。
        ooc
上一篇通道在评论里
  魔尊旭凤太过自负在一次平定叛乱的战役中遭人暗算,重伤不治,魔界的医官束手无策。润玉派岐黄前去援助,后来在两界医官的共同努力下旭凤的小命总算是保住了,但是身中剧毒恢复的奇慢。
  无数仙丹灵药灌下去了,收效甚微不说,旭凤还因为不胜刚劲的药力情况越发糟糕。
  后来岐黄在向润玉汇报情况时说,是因为寻常的天材地宝碍于毒的限制根本发挥不出作用,慢慢调养的话就不知道旭凤得虚弱个百八十年。魔界无主个百八十年的话肯定得天下大乱,到时候旭凤还是死路一条。
  那此事可还有解?润玉问。岐黄叹了口气,方法倒是有,不过解毒需要的材料太过特殊,珍惜非常啊...一顿明示暗示润玉总算听明白了。虽然这事非常强人所难,但总归做不到看着兄弟等死。
  于是旭凤获得了加餐,连续几天煎蛋,炒蛋,水煮蛋,荷包蛋......不过半月旭凤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禁心生好奇,总是追问这是什么灵兽的蛋这么好吃功效还这么神奇balbal,岐黄看着他笑而不语。
  直到后来,璇玑宫过来送蛋的小仙侍被旭凤撞见,慌慌张张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说这是天帝的蛋...旭凤楞了一瞬随即暴怒,踢翻了小仙侍,拎起长剑杀到璇玑宫。
  润玉刚迎出来,就被一柄长剑架在脖子上,大惑不解心说这又是抽什么风,还是说旭凤反悔了想夺回帝位。眼神也冷了几分,刚想开口,就见旭凤悲痛欲绝的表情道:
  “你就这么恨我么?”
  “润玉,你好狠的心啊!”
  “你恨你怨为什么不冲着我来,你怎么能…怎么能,把我们的孩子…”旭凤说不下去了,眼泪掉下来,握剑的手颤抖的几乎拿不住。
  润玉:要不你还是死了算了。
  
  

一只胖虎:

开车,图片是预警看一下再上车,走评论

有人来吗?

[all叶]所以孩子是谁的(15)

ooc预警
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伪链接如下:
http://t.cn/EvQ44wW
真链接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