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

杂食动物 佛系更文

吃蛋(这个蛋好漂亮哦)

一只胖虎:

  一个沙雕脑洞,接上篇设定衍生的,但是不能连到一起,是独立的两篇。
        ooc
上一篇通道在评论里
  魔尊旭凤太过自负在一次平定叛乱的战役中遭人暗算,重伤不治,魔界的医官束手无策。润玉派岐黄前去援助,后来在两界医官的共同努力下旭凤的小命总算是保住了,但是身中剧毒恢复的奇慢。
  无数仙丹灵药灌下去了,收效甚微不说,旭凤还因为不胜刚劲的药力情况越发糟糕。
  后来岐黄在向润玉汇报情况时说,是因为寻常的天材地宝碍于毒的限制根本发挥不出作用,慢慢调养的话就不知道旭凤得虚弱个百八十年。魔界无主个百八十年的话肯定得天下大乱,到时候旭凤还是死路一条。
  那此事可还有解?润玉问。岐黄叹了口气,方法倒是有,不过解毒需要的材料太过特殊,珍惜非常啊...一顿明示暗示润玉总算听明白了。虽然这事非常强人所难,但总归做不到看着兄弟等死。
  于是旭凤获得了加餐,连续几天煎蛋,炒蛋,水煮蛋,荷包蛋......不过半月旭凤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禁心生好奇,总是追问这是什么灵兽的蛋这么好吃功效还这么神奇balbal,岐黄看着他笑而不语。
  直到后来,璇玑宫过来送蛋的小仙侍被旭凤撞见,慌慌张张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说这是天帝的蛋...旭凤楞了一瞬随即暴怒,踢翻了小仙侍,拎起长剑杀到璇玑宫。
  润玉刚迎出来,就被一柄长剑架在脖子上,大惑不解心说这又是抽什么风,还是说旭凤反悔了想夺回帝位。眼神也冷了几分,刚想开口,就见旭凤悲痛欲绝的表情道:
  “你就这么恨我么?”
  “润玉,你好狠的心啊!”
  “你恨你怨为什么不冲着我来,你怎么能…怎么能,把我们的孩子…”旭凤说不下去了,眼泪掉下来,握剑的手颤抖的几乎拿不住。
  润玉:要不你还是死了算了。
  
  

一只胖虎:

开车,图片是预警看一下再上车,走评论

有人来吗?

[all叶]所以孩子是谁的(15)

ooc预警
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伪链接如下:
http://t.cn/EvQ44wW
真链接见评论

[all叶]所以孩子是谁的(14)

更文了,谢谢阡陌小可爱和qq群里小可爱们的催更~
话不多说,伪链接如下:
http://t.cn/EvQLnRT
真链接见评论

请假条

家里宽带坏了,找人来修了三次,今天来修宽带的小哥哥给客服打电话,人家说没有预约要一个月后才能恢复网络。对不起了宝贝们。你们催更催的我心焦啊

【农坤】教子有方/车(一发完)

卡西莫多:

*3000fo点梗


*陈总x娇生惯养蔡夫人


*小玫瑰趁老公不在家自慰被发现


*abo带球道具play预警


*祖国的好花朵别进来了求你们这里都是畜生文学


*ooc都是我的没有文笔dbq别骂了






    è‡ªä»Žå®¶é‡Œé‚£ä½æ€€å­•ä»¥æ¥ï¼Œé™ˆç«‹å†œè·Ÿå˜äº†ä¸ªäººä¼¼çš„。从前的不要命加班狂变成了现在连咖啡都要换成枸杞茶的养生style,六点一到,卡着点出公司门,一分钟都不带犹豫的。






    è”¡å¾å¤å’Œé™ˆç«‹å†œç»“婚周年纪念日刚过,就被查出怀有一个月的身孕,两人从茫然无措到欣喜若狂,无比期待着这个即将到来的新生命会给他们这个家庭带来什么别样的色彩。






    é™ˆå®¶å’Œè”¡å®¶ä¸¤å®¶äº¤å¥½ï¼Œåœ¨å•†ç•Œä¹Ÿæ˜¯ä¸€ç›´ä»¥æ¥çš„合作伙伴,互利共赢,业界几乎没有能与他们相抗衡的公司。陈立农和蔡徐坤又是自幼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人之间早就暗生情愫,上天也开眼,一个分化成了alpha,一个分化成了omega,结婚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ä¸¤äººéƒ½æ˜¯å«ç€é‡‘汤匙出生的富二代,只可惜蔡徐坤从小对于金融毫无兴趣也没有天分,反而浑身上下充满了文艺细胞。况且自己omega的身份也不适合混迹于alpha成堆的商界。婚后两家公司合并,年轻的alpha出任总裁管理一切事宜,蔡徐坤则在家中当起了全职太太,凭着兴趣开了家琴行,但总也不出现,只是家里大大小小的乐器倒也不少。






    ä¸¤å®¶å¤§äººå‡ºåŽ»çŽ¯æ¸¸æ—…行,合并后的公司事务更加繁忙,全都压在陈立农一个人肩膀上,加班到半夜是常事,即便是这样,全公司上下都知道陈总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周末绝不加班。






    åœ¨å‘¨æœ«çš„午后,怀里抱着自家香香软软的omega,嗅着他身上好闻的玫瑰香气,听他给自己哼唱最近爱听的情歌,小猫似的解开他的裤带放在手里把玩。美人在怀,不比那堆枯燥乏味的公文有意思多了?






    å†é›·æ‰“不动的规矩也终究会有例外,蔡徐坤有孕在身,平日里的加班到深夜变成了卡点冲出公司大门,别说周末了,平时陈立农也一分钟都不想在公司多待。






    åªæ˜¯æœ€è¿‘的一个项目,若是他加个班或许早就谈下来了,但陈立农就是不肯,一拖再拖,对方觉得他没有诚意,眼看就要撤资,连前来签合同的公司代表都已经回美国总公司了。






    è¦æ˜¯æ¢äº†åˆ«çš„项目,陈立农早就撒手不管了,天大的事都没有自家媳妇儿养胎重要,只是那投资方精明地很,似乎是联系了双方老爷子。两位董事长隔着半个地球打越洋电话给他施压,言下之意是必须拿下这个项目。年轻的总裁还是无法抗拒自家老爸和丈人的死命令,乖乖订了机票收拾了行李准备去美国出差。






    åªæ˜¯çœ¼å‰çš„景象,当真是让他迈不开步子。






    å‰ä¸€å¤©è·Ÿè”¡å¾å¤è¯´äº†è‡ªå·±è¦å‡ºå·®ä¸€å‘¨ï¼Œä¸‹ä¸ªå‘¨æœ«æ‰èƒ½å›žæ¥ï¼Œå°çŒ«å·²ç»æœ‰ç‚¹ä¸å¼€å¿ƒäº†ï¼Œå˜´ä¸Šè¯´ç€ä¸€è·¯é¡ºé£Žï¼Œæ™šä¸Šç¡è§‰çš„时候却怎么都不肯转过身子来,陈立农千哄万哄他也只留给自己一个后背。






    å‘¨ä¸€ä¸€å¤§æ—©å¤©è¿˜æ²¡äº®ï¼Œé™ˆç«‹å†œè½»æ‰‹è½»è„šåœ°èµ·åºŠæ´—漱,拿好自己的行李箱准备前往机场,刚走到客厅,就觉得自己的衣服被什么东西拽住了。






    ä¸€å›žå¤´ï¼Œä¹–乖,小猫光着脚丫子,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头顶还翘着跟呆毛,半只手藏在睡衣袖子里,露出两根指尖拽住他的衣角,“你……你早点回来……”






    æ€€äº†å­•çš„omega更加粘人,更何况这次陈立农一走就是一个星期,没有alpha信息素的安抚,这对一个omega,还是一个怀了孕的omega来说是非常煎熬和致命的。






    å¹´è½»çš„alpha能够感受到omega的焦躁和不安,空气里的玫瑰味越发的浓重,陈立农背过身去,将蔡徐坤抱起来放到自己脚背上,身体微微后倾靠着墙,四个月的肚子已经有点显怀,他可不想和媳妇儿亲热时挤到自己儿子。








    â€œå””……”一个湿热的吻由此而展开,陈立农一点一点吮吸着蔡徐坤丰满的唇瓣,用舌尖勾勒唇形,撬开他的贝齿抓住对方的舌尖与之纠缠,交换唾液的声音在空荡的客厅里显得格外淫靡。






    â€œæˆ‘尽快回来,你和儿子要乖乖在家等我。”






    â€œå“¦ã€‚”有了alpha的体液,空气中的信息素味道似乎稳定了些,只是小猫显然还是心情不佳,被吻过的唇湿漉漉亮晶晶地撅得老高,勾得陈立农喉咙发紧。






    è¿˜æ˜¯å¿ä¸ä½å†æ¬¡è½»å•„了一下那人的唇,说了好一通温柔情话,怀里小猫咪心情才转好,用猫咪的肉爪开始挠他胸口,凶巴巴地赶他出门。






    åƒèˆ¬ä¸‡èˆ¬ä¸èˆï¼Œé™ˆç«‹å†œç»ˆç©¶è¿˜æ˜¯å‡ºäº†é—¨ï¼Œä»–不敢回头看蔡徐坤,生怕看到他委屈的样子自己一个心软就留下了,到时候两位老爷子那里就真的是没法交代了。






    çœ‹ç€é™ˆç«‹å†œå…³ä¸Šæˆ¿é—¨ï¼Œè”¡å¾å¤æ‰åŽçŸ¥åŽè§‰å¾—回到房间重新爬上床,打算睡个回笼觉。可闭眼后脑海中浮现的尽是陈立农柔情似水的样子,刚刚被安抚过的信息素再次不稳定了起来。蔡徐坤抚上自己小腹,喃喃道:“宝贝,你太平一点啊,爸爸很快就会回来陪我们了……”






    â€¦â€¦






    é•¿é€”飞行了14个小时的陈立农刚一落地纽约,还来不及倒时差,连酒店都没回直奔对方总公司而去,他心里挂念着人,无论如何也要赶着早点回去陪他。






    éšè¡Œçš„李秘书知道陈立农雷厉风行,否则家里长辈也不会把两家公司都交给年纪轻轻的陈立农,可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行动派。从机场一路赶到对方公司,长途飞行了那么久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疲惫,面对对方的层层施压,非但没有丝毫怯场,反而游刃有余,整场谈话不超过半个小时,双方就已经握手称“合作愉快”。






    æŽç§˜ä¹¦ä¸ç¦å¯¹è¿™ä½å¹´è½»çš„总裁刮目相看,内心的钦佩程度又增加了一分。






    â€œæ˜Žæ—©è®°å¾—把所有文件送到我房间让我审查,下午去签合同。”在前往酒店的车上,陈立农才收起了刚才公式化的笑容,疲态尽显,用手指不断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






    æŽç§˜ä¹¦å¿ƒä¸‹ç–‘惑,不知为何这位陈总要如此着急,原定的出差时间为一周,结果这才刚下飞机就已经谈妥,第二天就准备签合同了,她不知这位陈总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â€œå¯¹äº†ï¼Œå¸®æˆ‘改签后天回程的机票。至于你们的不用改,剩下几天你们在纽约自己好好玩一玩,我报销。”






    è¿™ä¸‹æŽç§˜ä¹¦ä»€ä¹ˆè¯ä¹Ÿæ²¡äº†ï¼Œæœ‰å…è´¹æ—…游这等好事,她管老板到底打什么主意呢,这样的福利可不是谁都有。连声应下,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后几天的出行计划。






    å¯¹æ–¹æœ¬å°±ä¸æ˜¯çœŸå¿ƒè¦æ’¤èµ„,只是觉得陈立农这里实在是没什么诚意,有点生气罢了。这回陈立农亲自来到总公司谈判,好话说了一堆,哄得投资方老总心花怒放,签合同的时候都还是眉开眼笑的。






    æ€»ç®—是顺利拿下了这个项目,陈立农可以说是归心似箭,回到酒店,连身上的西装都来不及换,拿起行李就直奔机场。




点击此处收看陈总“教育”儿子


图链走这个点不开的你注册石墨谢谢配合






(emm没有捉虫各位见谅,产粮不易,求评论,爱你们)

[all叶]所以孩子是谁的(13)

没有发现催更的我,又屁颠屁颠的来更文了~唉就不能让我傲娇一回吗?(* ̄3 ̄)╭♡
伪链接如下:
http://t.cn/Rk30MHw
真链接见评论

[all叶]所以孩子是谁的(12)

咳,昨天更完忘记发表了😂😂
链接如下:
http://t.cn/RkUW9hp
真链接见评论